深入學習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和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寧夏時重要講話精神,把黨中央擘畫的宏偉藍圖轉化為寧夏的生動實踐!     
用戶名: 密碼: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集團郵箱
集團領導   集團概況   組織結構   榮譽長廊   企業文化  
出版動態
 
黃河書評
 
編輯手記
 
手機讀者
 
文化論壇
 
 
信息瀏覽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西夏史詩》跋:一次心靈的接近或者觸摸
類別:黃河書評   來源:陽光出版社   時間:2019-01-18   瀏覽次數:1051

    緣起

    這扇神秘的大門已經關閉。
    那扇神秘的大門即將洞開。
    1994年1月的一個黃昏,積雪尚未融盡,我和新婚妻子在銀川朔方路上散步,走得懶散而隨意。
    我們停在一個舊書攤前,她拿起一本毛邊未裁的《西夏史論文集》,我的眼前猛地一亮,如獲珍寶。西夏就像一艘遙遠的沉船,從我的心中升了上來。
    原來我早就注意西夏了,只是無緣而悟。

    認識

    西夏,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神秘王朝,絲綢之路上的一個邊陲政權,中西方經濟文化交流的一座青銅之橋。

    即臨

    每當我觸及盛酒的髑髏,必是一場大醉。
    在沉醉與清醒之間,我清晰地感到:
    黨項是一個部族,是一個阿媽,是一個神;也是念起即臨、促膝交談、心靈相印的一個神秘存在。

    史詩

    西夏和黨項漸漸清晰起來——正是西夏無史的殘缺、王陵的荒涼、佛塔的頹敗、文物的流亡、文化的燦爛和黨項族的消隱,神秘得充滿了誘惑與詩意,悲壯得具備了用史詩再現的潛質

    第一行

    1995年1月,一場大雪落在銀川,我寫下了《西夏史詩》中第一行詩:這扇神秘的大門已經關閉。那扇神秘的大門即將洞開。

    遙想

    有什么比太陽的蹦跳而起更加輝煌?
    有什么比太陽的依依沉落更加悲壯?
    一個生命的誕生讓人歡喜,一個生命的死亡使人悲傷。

    徘徊

    斷斷續續寫了十年,我一次次否定并打倒自己,只因才氣不足懶散有余。
    黑格爾一句“為著顯出整部史詩的客觀性,詩人作為主體必須從所寫對象退到后臺”的話,我不得不從頭開始。


    在新城之家,在貝多芬的交響樂猛烈的隕石雨中,我感到一個個從古典到現代的字蹦跳而出,砸響我丟失于童年的感覺。下筆如有神助,一個句子沒有寫完,另一個句子跳在眼前,趕緊寫在旁邊的紙上。寫出令我驚喜而恐懼的幻覺——
    不覺饑餓,不能入眠,眼前盡是晃動的人影,耳畔全是人嘶馬嘯。
    黃昏時分,站在六樓的陽臺上,我望穿時空,像大鳥一樣展開雙翼飄飄欲飛,忽然聽見有人敲門。一位朋友來到家里,明明是我倆舉杯痛飲,他卻看見旁邊還有一人頻頻舉杯。

    觸摸

    我平時忙于編務,進入狀態才寫一點,一年也就能寫一千多行。2003年6月請了創作假,兩個月寫了三千多行,寫白了雙鬢。中途幾次請朋友救我,請他們把我灌醉,好好睡上一覺。
    創作《西夏史詩》的很多日子都已忘記,但有兩個日子我銘記在心。一個是1995年1月20日,我寫出了《序詩:黃河之曲》,由此開始了漫漫征程的第一步;另一個是2004年3月20日,我寫完了《尾聲:賀蘭之樂》,從而放下背了十年的重負。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人才招聘 | 免責事項

Copyright @ 2010 黃河出版傳媒集團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備:寧B2-20090012號-1     ICP備案查詢     公安備案號:64010402000656
地址:寧夏銀川市興慶區北京東路139號出版大廈    本網站由寧夏黃河數字出版傳媒有限公司承建并維護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黑龙江快乐十分电子图